价投大佬GMO创始人:地球资源是有限的 大宗商品价格几乎肯定会继续上涨

市场资讯 2022-04-08 09:43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作者: 赵颖

Jeremy Grantham认为,全球发展导致的长期需求激增将在未来几十年内推动商品繁荣周期的反复重现。

曾两次成功预测美股崩盘的传奇投资者、资管公司GMO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策略师杰里米·格兰瑟姆(Jeremy Grantham)在最新的文章中发表了对大宗商品、能源转型、可持续等方面的看法。

Grantham认为,我们必须实现全面可持续性,而在实现可持续的路上,经济去碳化将耗费大量能源,未来所需的关键大宗商品供应都将受限。

突如其来的俄乌冲突让一切变得更加不可预测,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短期内原材料供应压力将加大。这提醒我们,接下来必须围绕几乎肯定会出现的瓶颈、短缺、价格飙升和气候破坏进行创新突破,以使我们能够生存下来。

以下是文章原文:

目前,“地球号”宇宙飞船以及周围的部分星系正以每秒600英里的速度在宇宙中狂奔。

好消息是,现在为止未遇上克林贡战舰(克林贡是指《星际迷航》中一个掌握着高科技却野蛮好战的外星种族);坏消息是,地球没有可以停下来进行修理和增加补给的空间站。

我们所拥有的资源是有限的,其中一些可以回收利用,但许多无法重复利用,使用后往往会转化成有害的物质,如金属和化石燃料。

“地球号”上的人类栖息地极为复杂,但也十分适合人类居住。不过,“地球号”宇宙飞船和其他宇宙飞船一样,承载能力有限,不仅是针对人类,资源也是一样。

我们面临的一个挑战是,“地球号”舰桥上没有指挥官,也没有规则。人类经历了数千年的进化,“以任何方式得到所需要的”这一理念已经刻在人类骨子里。千年前的人并不担心遥远的未来,因此我们也不担心。

英国经济学家肯尼斯·博尔丁(Kenneth Boulding)将这一理念描述为“牛仔经济学”,指的是人类仿佛生活在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污之不染的环境中,对自己潇洒行为的后果自然不用关心。

当下,这种理念必须改变,而且得快速改变。因为几十万年后的今天,地球已经接近承载极限,资源已经出现枯竭。我们现在必须向可持续发展迈进,否则,人类的避风港“地球号”宇宙飞船将面临悲惨的结局。

一切皆有限

一个经常被忽视的简单事实是,现代经济所需的所有关键商品都是有限的,最好最便宜的商品最先用尽。

虽然地壳中仍存在大量石油,但优质的资源已经用尽了。我们现在精细巧妙地“折磨”坚硬的岩石来生产石油,并委婉地称之为“页岩油”,或者在巴西深海海底中数英里处钻探。

尽管能源行业进行了难以置信的创新发明,但石油的实际价格已经达到1965年的3到4倍。石油价格变化是大宗商品中第一个重要的商品范式转变,其在上世纪70年代初就打破了长期持平的趋势,随着其他大宗商品价格的持续下跌,油价呈上升趋势。从这方面来看,石油好比矿中金丝雀,大约30年后其他商品的价格水平也将被打破,并开始上涨。

同时,GMO对36种重要商品进行同等加权处理,得出的图表表明:近百年的价格下行中仅有三个时期中断。但在2000年之后,在中国持续增长的情况下,这一趋势发生了变化,价格开始上涨。中国在铁矿石、水泥和煤炭等重要大宗商品中的全球份额从1980年的5%左右上升到2013年的50%,这是历史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飞跃。

幸运的是,许多重要的资源在大自然中可以得到了充分的回收:想象一下,水从污染最严重的污泥中蒸发出来,然后作为纯净的雨水降落在我们需要的地方。更令人欣慰的是,即使是有限资源中的一小部分也并不罕见,例如铁和铝的丰富程度足够未来数千年的文明使用。

糟糕的是,许多重要的工业金属极其稀缺,最优质的矿藏已经被消耗掉。据估计,活跃铜矿的平均矿石品位(最低工业可采品位)已从100年前的2.5%下降到如今的0.5%。镍、锂、钴和铜对现代经济至关重要(尤其是脱碳工业)的金属各自只占地壳的0.002%至0.006%,而铁占约5%,铝占8%。

与此同时,发展中国家的人口仍在快速增长,每个国家都希望经济快速发展,每个人都想变得更富有,而富有在历史上意味着成倍的资源消耗,增长率尤其与能源密切相关。因此,全球发展导致的长期需求激增将在未来几十年内推动商品繁荣周期的反复重现。

未来的需求扩张将是前所未有的

现在,当我们面临着紧迫的、甚至是生存所需的“经济去碳化”时,我们应当意识到一个重大而且出乎意料的讽刺:大规模部署风车、太阳能发电厂和输电线路将消耗掉惊人的能源。

正因如此,对于那些供给最受限制的金属而言,未来的需求扩张将是前所未有的。例如,到2050年,电动汽车行业消耗的锂可能是目前全球锂年供应量的15倍!能源形势也同样糟糕,甚至是被低估。无论是以资金、资源还是能源衡量,以风能或太阳能发电的前三四十年几乎都是投资先行。即使是像隔热建筑这样的基础设施,也需要先进行投资,然后再获得回报。

也许化石燃料时代末期最大的一个讽刺是,从长远来看,放弃化石燃料需要在短期内大量使用化石燃料。而我们转换电网的速度越快,能源紧缺的情况就越严重。

只有在完成能源转型之后,化石燃料价格才会下降,石油将受到电动汽车快速增长的剧烈冲击,其次是天然气和煤炭,其首先需要满足电动汽车(以及其他电气化)的电力需求激增,而且价格可能会在油价上涨几年后达到顶峰。

突如其来的冲突使大宗商品站上风口浪尖

突然之间,俄乌冲突爆发,我们对这场冲突的持续时间和严重性知之甚少,对其后果更是一无所知。

这场冲突让一个本已敏感的世界陷入困境,利率和通胀不断上升,极高的资产价格开始波动,这让一切变得更加不可预测。

然而,已知的唯一确定的是—这场冲突将增加原材料供应压力。我们关注最多的是燃料,但粮食对全球稳定而言最为重要。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食品价格指数,冲突爆发后,小麦、玉米、植物油和化肥的价格迅速攀升至创纪录的水平。

每当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时,收入就会受到挤压,成本就会大幅上升,从而破坏经济甚至政治体系的稳定。乌克兰和俄罗斯占全球小麦出口的四分之一以上,埃及极其依赖小麦进口,其一半以上的小麦来自这两个国家。值得一提的是,阿拉伯 之春中,抗议者高喊的口号是“面包、自由、尊严”。

俄罗斯在钾(钾盐)和磷(磷酸盐)出口中也占有很大份额,没有这些,大多数现代农业的生产水平会迅速下降。即将到来的生长季肯定会受到肥料短缺和价格上涨的影响,尤其是在非洲,非洲负担不起化肥价格上涨,同时也最依赖俄罗斯的化肥供应。

从历史上看,在西方国家,像今天如此大幅度的油价大涨总是会引发衰退,而经济衰退可能会暂时中断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但从长期来看,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资源价格的将继续上升。

未来的路在哪里?

我们生活在一个有限的星球上,但在过去250年里,我们一直在尝试做不可能的事情:创造永久的复合增长。肯尼斯·博尔丁曾有句名言:

任何相信指数增长可以在有限的世界里永远持续下去的人,要么是疯子,要么是经济学家。

如果法老时代的埃及以每年1%的速度增长,那么在他们3000年的文明史中,他们的资产将增加9.2万亿倍!然而,大多数古代文明都是由于过度使用土壤、水和森林等资源而衰落。

我们当前的文明也再次出现了资源过度使用的情况,金属和能源开始短缺,过度使用造成的破坏—废物、污染、毒性,以及对自然资源的损害也在增加,这是早期文明无法想象的。

但这一切并非毫无希望,因为除了我们过去在有形资产方面的破坏性增长外,还有其他选择。我们需要更加重视生活质量,包括加强对自然系统剩余部分的保护,并强调产品的质量而不是数量。随着重点的转移,再加上不断发展创新,我们可能会实现真正的可持续性。

到目前为止,人类似乎并不愿意去解决长期存在的问题,如气候破坏和可持续性,或许人们总是不愿主动去解决。但人类也是一个非常有创造力的物种,这可能是我们仅有的优点。如果我们能够围绕几乎肯定会出现的瓶颈、短缺、价格飙升和气候破坏进行创新,我们可能会活下来。

在全球经济脱碳的同时,必须迅速加强对有限资源的保护,这绝非易事,需要我们最佳的创新能力。为了取代对化石燃料的破坏性依赖,我们可能会在一个或多个商业聚变、模块化裂变、深层地热能或非常便宜的储能方面取得突破,其中任何一个都可能拯救我们摆脱困境。在较小的范围内,我们会有许多传统材料的衍生替代品,以及农业和工业效率方面的各种创新。

为了取得成功,我们必须越来越重视这些领域的新思想和新研究。实现长期可持续性的最佳选择是政府、企业和个人进行研究、创新、商业化以及不寻常的冒险。随着进入环境破坏、稀缺和物质限制的新时代,我们将需要集合所有创新和创造力。(华尔街见闻)

注:本文略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