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靠NBA,望尘科技“啃老”勇闯IPO,“烧钱”的蓝海好游吗?

市场资讯 2022-03-25 20:06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来源: 野马财经 

烧钱的蓝海,迫切的IPO。

3月21日,手游运营商望尘科技递表港交所。9个月前的2021年6月30日,其曾首次递表,本次为失效后的二次上市申请。

据咨询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截至2021年12月31日,中国的线上运动游戏市场大约有480家企业。2013年底成立的望尘科技,凭借自主研发的《足球大师》《NBA篮球大师》,在该赛道也享受了行业发展的红利。2021年,按手机运动游戏收益计算,望尘科技在中国市场排名第二,市场份额约为7.9%。排名第一公司的市场份额为23.1%,前五大公司合计份额为51.5%。

成立8年6轮融资加持的望尘科技为何迫切走上IPO之路,手游市场的蓝海又能否一帆风顺?

靠体育起家

主打手游撑起7成营收

望尘科技是以体育游戏起家的。在成立公司之前,创始人贾小东曾任范特西体育的制作人,另一创始人黄翔则出身于北京大学数字艺术系。他们能够走到一起,都是认定了一个目标——“用科技呈现最震撼的体育”。

不止创始人,在望尘科技,不管是技术研发还是运营策划,基本上团队中每一个人都是超级球迷。

据公开消息,望尘科技办公区的墙上挂满了著名球星的签名球衣,会议室就像球队的俱乐部一样。

创立两年后的2015年,他们的第一款自主研发游戏产品《足球大师》上线了。

彼时恰逢互联网行业的快速发展期,以及电子运动的发展及普及,全球线上游戏迎来爆发式发展。因体育游戏具有庞大的潜在变现用户,《足球大师》可谓一战而红,自2015年4月上线以来,很长时间内稳据苹果AppStore体育类畅销榜前三名,甚至曾一度超越腾讯代理EA的《FIFAOnline 3》和网易代理Konami的《实况俱乐部》。伴随着无国界的体育精神,不仅在国内,《足球大师》在泰国、越南等地也登顶榜单。

那时候的贾小东并不满足于此,他曾对”创业邦》表示:“足球是充满变化的,所以做足球经理人游戏必须要适应时刻在变化的足球。”

凭借《足球大师》的成功经验,望尘科技快速适应移动用户层出不穷的新需求,2017年9月,又乘胜追击自主开发推出《NBA篮球大师》。

2019年,RPG(角色扮演类游戏)、MOBA(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FPS(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等类型手游在市场疯狂吸金的时候,望尘科技却丝毫不受影响,埋头专注自己擅长的体育类产品,2020年再次推出了新玩法的足球游戏《最佳11人》。

图源:望尘科技官网

《招股书》显示,《足球大师》《NBA篮球大师》这两款游戏,2019年至2021年合计分别为望尘科技提供了97.9%、89.4%和67.8%的收入,成为其最主要的营收来源。

旧游倒计时,青黄不接凸显 

但只依靠有限的几款游戏,自然也会存在危机。

而最大的“敌人”就是时间,因为游戏的寿命要遵循一定的周期。根据《招股书》中的说法,望尘科技的支柱游戏《足球大师》《NBA篮球大师》分别还有28个月和66个月的寿命期。

以其推出的首款游戏《足球大师》为例。2020年这一年,《足球大师》的注册用户数由上一年度的273.03万人增加至436.8万人。可其他指标并不乐观,游戏的日活、月活、平均月付费用户数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同时,2019年至2021年,该游戏带来的收入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46.2%、35.9%和29.4%。

图源:望尘科技《招股书》

《NBA篮球大师》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2019年至2021年,《NBA篮球大师》平均月付费用户分别约为4.53万人、4.58万人和3.21万人,付费用户在2021年明显下滑。

其次,单一的收入结构,也带来了“增收不增利”的利润危机。《招股书》显示,望尘科技2019至2021年的营收分别3.79亿元、4.05亿元及4.6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4568万元、4073万元、3939万元。这段时间内,资产回报率分别为19.3%、16.1%和12.8%,同处下滑趋势。

2020年,望尘科技最新推出的《最佳11人—冠军球会》,2021年营收增长超258%至1.48亿元,逐渐成为营收支柱。

而更令人担忧的是,面对多点开花的游戏市场,如果不能及时优化升级游戏,或持续研发爆款新游戏,用户很有可能不再买账。

对于新产品的推出,望尘科技有着自己的打算,预计在2022年至2024年期间,推出《MBL棒球大师》和《NBA操作篮球》等游戏。

但现实存在的问题是,国内游戏版号自2021年7月以来已多月未新发,这对正处于新旧更迭期的望尘科技来说,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

“烧钱”的蓝海,迫切的IPO

除了利润下滑的危机,望尘科技还面临高额的版权费用。

虽然游戏公司大都以高毛利率著称,但根据《招股书》,2019年至2021年,望尘科技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5.2%、44.6%和48.2%,在同行业上市公司中并不高。

究其原因,在于有很大一部分资金都花在了买版权。

在望尘科技首次IPO时,艾媒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就表示:“望尘科技显然出现了‘增收不赠利’的情况。因为它的版权、发行费成本实在过高,但是公司所处的行业环境,在这种高成本支出下,很容易把利润给消耗掉。这类公司现在三、四千万元的利润,是很难去抵挡上市后持续上涨的营收目标。”

图源:望尘科技官方网站

对于版权压力,游戏产业时评人张书乐认为:“知名运动俱乐部与游戏开发商之间的合约期以一至三年为限。通常情况下,相关产权所有者与游戏开发商达成协议,向游戏开发商收取固定成本,并于若干情况下,在超过一定的收入门槛后额外收取6%至30%的收入分成。”

《足球大师》上线两年后,2016年4月至6月望尘科技与FIFPro以及巴塞罗那、尤文图斯、拜仁慕尼黑等多家欧洲豪门俱乐部签署了授权合作协议。同年10月,获得NBA在大中华地区的版权授权后,次年《NBA篮球大师》就全渠道上线。2年后,依托中超联赛的授权,《冠军中超OL》也应声而动。

不过,现有的特许授权基本都将在2022年或2023年陆续到期,望尘科技预计未来三年仅在知识产权特许方面就将花费超过1.29亿元。“烧钱”的游戏行业,没有持续投入,或许只能成为粉丝玩家们的一抹念想。

在望尘科技成立的8年中,共经历6次融资:2014年,获得龙洲资本与创新谷投资的百万级的天使轮融资;2015年,获得抱团投资、亚商莫贝尔等共计约500万元投资;2016年,获得盈峰智慧、追远财富共计约3000万元投资;2018年,获得龙渊云腾、亚商粤科共计约1800万元投资,估值3.18亿元。

除此之外,望尘科技的游戏多数属于自家研发,因此研发投入是业务增长的必要环节。

据《招股书》,为了吸引、保留及激励优秀的研发人员,望尘科技给员工提供具有竞争力的薪酬,研发人员的雇员福利及薪金方面的成本占研发开支总额的约89.2%、90.2%及88.6%。由2019年的约3580万增至2021年的5560万,复合年增长率约为24.6%。

行业人士指出,日渐高企的研发投入及薪酬机制,会让望尘科技未来经营面临较大不确定性。

曾经定位精准、掌握核心技术,是望尘科技旗下游戏产品获得成功的最重要原因。但随着未来竞品的不断增多,竞争程度的越演越烈,对于青黄不接的望尘科技,IPO这条路或许只是一个新的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