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团传播链扩散10余市!专家解答能否跨省长途旅游

北京日报客户端 2021-10-21 07:15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连日来,“旅行团传播链”疫情持续引发舆论关注。回溯本轮疫情,在10月9日,一个由7人组成的旅行团由上海出发,在甘肃、内蒙古多地游玩后,于10月15日落地陕西西安。随后,10月16日经核酸检测发现2例新冠肺炎阳性。10月18日,这7名旅行团成员全部确诊。

除了7人旅行团外,疫情传播链条也正在国内蔓延。红星新闻记者根据各地官方发布信息整理发现,截至发稿,本轮疫情传播链条已扩散到超10个城市,感染人数也达30余人。目前,国内中风险地区也已升至6个。

本轮疫情传播的特点是什么?疫情源头又会出现在哪里?长时间长距离的旅游是否还不安全?带着种种问题,红星新闻对话了多名专家。

“7人旅行团”全部确诊

年龄最大的76岁,最小的62岁

10月17日,西安通报了来自上海的闫某夫妇核酸阳性的消息,后被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到10月18日,闫某夫妇所在的7人旅行团已全部检测出核酸阳性,其中6人为确诊病例,1人为无症状感染者。

一时间,这7人旅行团成为本轮疫情的关注焦点。他们是如何被感染的?是在哪里被感染的?谁才是本轮疫情里的“0号病人”?种种疑团至今仍未被解答。但回顾“7人旅行团”6天的行程轨迹可见,该旅行团成员曾至少3次接受核酸检测,除了10月15日的这次检测中阎某夫妇的检测结果出现异常外,其他人都为阴性,而彼时旅行团已经抵达下一个旅游城市。

公开的流调信息显示,10月9日,上述7位游客结伴成团,乘飞机由上海经停西安飞往甘肃张掖。他们中年纪最小的62岁,最大的76岁。在离开上海前,这7名成员曾于10月7日在沪进行了首次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10月9日-15日,7人开始在甘肃、内蒙古等地自驾旅游,涉及地区包括甘肃省酒泉市金塔县胡杨林、内蒙古额济纳旗怪树林景区、黑城弱水胡杨风景区、张掖平山湖大峡谷、张掖丹霞地质公园、甘肃嘉峪关等景区。

下一站,旅行团将目的地锁定在了陕西西安。10月13日晚,7人在内蒙古额济纳旗人民医院进行第二次核酸检测,结果均显示阴性。接着,7人搭乘航班于15日下午从甘肃嘉峪关入陕。

但在嘉峪关的检测过程中,却出现了问题。流调信息显示,阎某夫妇10月15日在嘉峪关中医医院进行1:10混检(第三次检测),结果异常。

第二天(10月16日),阎某夫妇为了进入景区,又自行前往西安第八医院采集核酸样本,而这也是夫妇二人行程中第四次的核酸采集。完成采集后,夫妇二人又前往大雁塔北广场及大慈恩寺游玩。但第四次核酸采集,却显示夫妇二人初筛查阳性。

随即,西安当地开始对阎某夫妇落实隔离留观措施,接着夫妇二人均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其余同行的5人也相继确诊。

仅4天时间,疫情扩散超10市

已致30余人感染,新增中风险地区5个

自10月16日阎某夫妇确诊后至今,由“老年旅行团”形成的传播链条仍继续向外扩散。根据宁夏官方通报,10月18日7人全部被通报确诊的当天,宁夏银川就出现了1例确诊病例,而该病例就曾与上述7人一同出游。

仅过去4天时间,截至10月20日下午,由“老年旅行团”引发的疫情传染链已波及全国超10个城市,造成30余人感染。包括陕西西安、宁夏银川、吴忠市、内蒙古额济纳旗、锡林郭勒盟、甘肃兰州、张掖、湖南长沙、贵州遵义、北京丰台区、河北邢台。

红星新闻记者梳理上述地区疫情通报发现,新增阳性病例大多与旅行团有关联,基本均为出游人员。其中大多数感染者此前均同时段出现在甘肃、内蒙古部分景区,确诊病例中也存在密接者与次密接者。

疫情之下,多省市开始采取措施,相继关闭了相应的旅游景区,并调整了部分地区的风险等级。如疫情较为严重的西安,多个景区就在近期日发布防控公告,要求参观须出示48小时核酸检测阴性证明,部分演出停演,部分场所须预约。

内蒙古额济纳旗行政区域10月18日也宣布,自当日起实行封闭管理48小时,对各交通出入口实行交通管制,关闭所有景区。甘肃酒泉金塔胡杨林景区、嘉峪关关城景区也在彼时宣布紧急闭园。10月19日,张掖七彩丹霞旅游景区发布闭园公告,恢复开放时间另行通知。

此外,据红星新闻记者梳理,目前国内中风险地区已达5个,分布在甘肃、内蒙古。其中甘肃省2个,分别为兰州市城关区云祥小区、城关区雁北路天庆丽舍小区;内蒙古3个,分别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锡林郭勒盟二连浩特市锡林社区、锡林郭勒盟二连浩特市西城社区。

中风险区居民:一夜间搭出6个核酸检测点

每栋楼的居民下楼就能做检测

“10月18日我们小区出现了阳性确诊病例,现在小区已经被划为中风险地区了。”家住内蒙古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延名郡小区的魏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疫情发生这么久,却从没想到确诊病例会出现在自己身边。10月19日下午,魏先生也通过政府的公告通报,知道了小区已被调整为了中风险地区。

“目前小区已经被封闭管控,既无法出入大门,也不允许外来人员进入。”魏先生说,自被封控的第一天起,他除了当天早上下楼到核酸检测点做核酸检测外,便再没有出过门。同时,魏先生的健康码也已经变成黄色,工作单位以及孩子上学的学校也已全面停工停学。

魏先生透露,已有医护人员来到核酸检测点,社区也已通知居民及时前往检测点进行核酸检测。除了核酸检测外,小区也有专人负责每天上门为居民做登记,包括体温情况和核酸检测情况。

谈及日常生活的保障问题时,魏先生表示,目前政府为社区居民指定了配送点,大家主要通过手机向相关防疫人员提出采买需求,并统一由相关负责的防疫人员帮忙送到家门口。“物资基本都充足,暂时没有出现短缺的情况。”

“对疫情我感觉不是很担心,相信大家配合工作就能很快恢复常态。”魏先生说,虽然小区出现了确诊病例,但大家并没有恐慌,反而邻居间在微信群里互相鼓励。“但大家都觉得,一直坚守岗位的医务工作者和维护秩序的人特别辛苦,希望他们不要倒下。”

同样被列为中风险地区的,还有甘肃兰州等地,其中就包括家住兰州城关区北路天庆丽舍的居民宋先生。

据宋先生回忆,10月19日早上,他还一如往常地出门上班,但当天却发现小区大门旁张贴了一张通告,上面写着小区已被调整为中风险地区。宋先生这才知道,10月18日夜里小区出现了确诊病例。

目前,宋先生所在小区已经被封闭管控,所有人员均无法出入。但从10月18日晚上,就已经有医护人员进入小区开展核酸检测工作。到10月19日,小区的公共区域和楼道已经充斥着浓烈的消毒水气味。

据宋先生介绍,10月19日晚,他下楼准备做第一次核酸检测时发现,等待检测的人还不多。“由于当时在下雨,医护人员在忙着重新搭建核酸检测点,所以我也只是做了登记,第二天才做了第一次核酸检测。”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就在一夜之间,医护人员便在小区内搭建了6个检测点,保证小区内6栋楼每栋楼楼下都设一个检测点,以方便居民下楼就可以直接进行核酸检测,同时做好人群的疏散。

“7人旅行团”疫情源头在哪儿?

跨省长途旅游是否还能成行?

本轮疫情发生至今,仍有诸多待解之谜。首例被发现的阎某夫妇,究竟在哪一环节被感染?他们是否为“0号病人”?旅途过程中完成多次检测,又为何没能及时阻断疫情的传播?并非在旅游旺季出行,却仍导致疫情的规模扩散,是否说明未来长时间长距离出行仍不是最佳选择?相比于今年7月多位游客在张家界旅游感染,这次疫情是否更加来势汹汹?

带着种种问问题,红星新闻对话了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薛迪、香港大学病毒学专家金冬雁。

“7人旅行团”疫情源头在哪儿?上海?额济纳旗?桐楠阁餐厅?

专家:都没有事实依据,具体在哪个环节感染,还需进一步流调分析。

眼下,进一步的溯源结果并未公布。有声音认为,阎某夫妇是在结束内蒙古额济纳旗旅行后核酸检测才出异常的,因此额济纳旗也可能是本轮疫情的关键。

对此,薛迪告诉红星新闻,尽管最早发现的病例来自上海,但并不能因此就判定疫情来源于上海。到目前为止,上海并没有出现本土病例,加之7位游客在上海出行前的核酸检测为阴性,所以在他看来,更大可能是旅行团成员在旅行过程当中被感染。

那么,额济纳旗又是否更可能成为疫情关键发生地呢?公开资料显示,内蒙古额济纳旗属阿拉善盟,北靠蒙古国,南靠甘肃省,边境线长达507公里。部分声音猜测,旅行团或许就是在这里被感染的。

位于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达来呼布路的桐楠阁餐厅,先后关联了19名阳性病例。这里是否可能成为疫情的起始地呢?

对此,金冬雁指出:“类似的猜测并没有事实依据。”他解释称,虽然病例确诊前,在额济纳旗检测异常但并未确诊,但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很多,一方面可能限于当地的医疗条件、检测条件,所以检测结果或许并不准确;另一方面,病毒繁殖到一定程度才能被检测出,所以也可能当时已被感染,但没有办法检测出来。

金冬雁指出,具体在哪个环节感染,传染源到底是哪儿,还需要进一步的流调分析,当下不应根据不全面的信息做判断引起恐慌。

都是跟旅游有关,那本轮疫情与张家界疫情是否类似?

专家:不一样,此次疫情不能很快锁定感染源头,在防止疫情外溢上阻力更大些。

本轮疫情的一大显著特点,即通过跨省长途旅行,带来了国内多地小规模的传播。这让不少人联想起此前7月发生的南京、张家界的疫情。

据红星新闻此前报道,张家界疫情的传播链同样在短时间内外溢至少5省7地,而形成传播的原因之一,是有确诊游客在张家界观看了魅力湘西的演出,形成了疫情的链条延长。

那么,本轮疫情和张家界疫情是否有类似的特征?对此,金冬雁认为,两者并没有太多相似之处。他分析指出,张家界的疫情暴发,源于确诊病例参加了当地的大型聚会,人员集中且空间密集,所以传播更快,能很快找到当地疫情源头,进而阻断疫情在各地的持续传播。

本次疫情的不同点在于,并不能很快锁定感染出现的具体场所,也就无法迅速精准排查密切接触人群,因此在防止疫情外溢上存在阻力。

但从相似点来看,金冬雁认为,两次疫情其实并不能称之为严重,因为国内目前已有规模人群接种了新冠疫苗,所以两次疫情的传播不会太强,出现超级传播的可能性也不太大。同时,薛迪也指出,从两次跨省传播现象来看,背后主要暴露出了国内防御管控系统可能仍存有漏洞。她表示,游客经过了诸多地方,完成多次核酸检测,都没有被发现已感染病毒,这说明核酸检测的准确性还有待提高。

那么,本轮疫情的传播规模是否会超过此前的张家界疫情?两名专家均认为,目前尚不能看出来是否会超过,也难以判断本轮疫情接下来的演变情况。薛迪也同时指出,现阶段民众防控意识提升,疫苗接种规模逐步扩大,都将有益于抵御疫情的爆发。“无论是张家界疫情,还是这次疫情,其实国内发生大规模不可控疫情的概率已经很低很低。”

避开了旅游最旺的季节还是被感染了,那还能跨省长途旅游吗?

专家:不能一概而论,最重要的还是做好疫情防控。

不难看出,“7人旅行团”出发的时间是在国庆后,避开了旅游最旺的时间,且行程中遵守各地防疫要求,多次接受核酸检测,但即便如此,疫情却还是发生了。这是否说明,至今长时间、长距离出行仍存在一定风险?

对此,薛迪指出:“对于出现疫情的地区,我们不建议旅行者前往,但不能一概而论地认为,今后都不能外出旅游,最重要的还是做好疫情防控,不掉以轻心。”

“国内病毒传播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出现失控现象的几率并不大,只是我们还不能完全放松警惕。”金冬雁也同样建议,要将疫情防控做到百无一失,不是让游客不出行,而是更需要各地提高检测量,比如在社区里保证排查的“雷达系统”,这样才能在出现局部疫情时更早发现,防止出现超级传播。

同时,武汉大学医学部病毒研究所杨占秋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指出,因气温降低,目前病毒已进入冬季活跃期,今后一段时间可能会出现更多病例。他建议,旅游景区政府部门可以加强景区人员管控措施,有旅行团长期游玩时,应采取相应防疫措施,减少病毒传播。市民旅行时做好自身防护,佩戴好口罩,主动测量体温,而对于正常的旅行市场环境,不需要加码限制。

那么,遏制本轮疫情眼下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在金冬雁看来,目前最需要做的是把一些短板补足,增强检测能力,让疫情初现苗头时,就能得到及时遏制。另一方面,他也指出,需要相关部门加强协作,尽快找到疫情源头和“0号病人”,以切断后发传播的可能。

同时,薛迪也指出,眼下还需要发生疫情的地区增强监测与管控,尤其是密接者和次密接者,需要做好防护和隔离,以免形成二代或三代传播。(红星新闻)